正文部分

邓中翰:把握人工智能发展机遇 加快自主芯片产业发展

  然而,集成电路芯片不同于软件等其他行业,不仅技术突破难度持续增大、投资回报周期很长,但淘汰换代却非常快,而且细分领域众多,产品种类多达几十万种。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邓晓蕾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星微电子集团创建人兼首席科学家邓中翰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将提交把握人工智能发展机遇,加快我国自主芯片技术及产业发展等提案和建议。

  自主芯片产业只有在国际竞争中获得市场认可才算是真正成功

  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加快自主芯片技术及产业发展

  “新型举国体制,应该是我国一些关键科技创新领域的一个法宝。”邓中翰说。

  集成电路芯片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技术和主要推动力,集成电路芯片产业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和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

  “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邓中翰说,“人工智能与航天、军工等重要领域一样,必须实现底层核心芯片的自主可控,才能确保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信息安全。”

  “我国在全球化时代发展芯片技术及产业不能闭门造车,只有在国际竞争中获得市场认可才算是真正成功。也不能试图生产所有种类的芯片,要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建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关系。”邓中翰说,“一方面,要坚持创新,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核心技术,规避国外专利限制;另一方面,也要保持与国际通用技术生态的互联互通,才能获得广泛接受,走得更远。”

  【两会时间】邓中翰委员:把握人工智能发展机遇,加快我国自主芯片技术及产业发展

  邓中翰回忆,在2018年两会期间,他曾在“委员通道”上提出发展自主芯片应该“跟跑、并跑、领跑”同时推进的理论,引发极大关注。“几十万种芯片,发展现状区别很大。对于国际上已有成熟技术路线的领域,要努力“跟跑”,缩小与先进水平的差距;对于一些新兴场景的芯片领域,可以和国际巨头“并跑”,在“并跑”过程中寻找突破的机会,比如现在的5G技术;还要有“换道超车”的思维,比如在边缘计算等在国际上的“无人地带”,率先制定自主标准,打造新的产业链,实现“领跑”,比如我国在公共安全视频监控领域推出了GB 35114-2017国家强制标准和SVAC国家标准(GB/T 25724-2017),在联网共享安全保障和视频图像智能结构化编解码方面已经领跑全球。

责任编辑:霍琦

(图片来源:采访对象)(图片来源:采访对象)

  他认为,新型举国体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举国体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也是最基本的,是从产品导向调整为市场价值导向;第二个,也是最主要的,是从过去纯粹依靠行政资源配置,调整为以市场配置资源为主,行政资源配置有效引导;第三个是从过去不计成本地追求目标的达成,调整为目标的实现与成本效益比并重。

  就在不久前的2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时强调,嫦娥四号任务“坚持自主创新、协同创新、开放创新”,是“探索建立新型举国体制的又一生动实践”。

  “现在不是苹果掉下来砸在脑袋上就能出成果的时代了,稍微花点力气就能摘到的苹果已经没有了,只有团队合作架起人梯,使用机械工具,才可能摘到顶端的苹果。”邓中翰进一步提出,加快自主芯片技术及产业的发展,需要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

Powered by 鼎博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